迄今2019年為止,跟中醫一點類似的,就是科學學術界普遍未有既定共識去解釋順勢療法的作用及療效. 現時太洋最滿意的理論是希臘大師菲福卡斯(Vithoulkas)所提出的.

順勢療法療劑經過特別 的加能程序保留了原物質的能量,保留了某種「生物活性」;所以順勢療法也會被稱為「能量醫學」(energy medicine) , 概念是每個有機體都在一個特定的頻率震動,最相似療劑可以與這個 頻率共振,令有機體能量提高一點。

「症狀」是免疫系統經過數以萬年進化用來對抗疾病的最佳策略,症狀不是 「病」,是 「病」 引發症狀 。正確的療劑給該有機體多一點能量,順著免疫系統最佳,最自然策略的路線圖令病氣快一點離開身體.

比如說, 流鼻涕,鼻涕不好看但卻是一個寶貝,鼻涕黏稠可以困住致病原, 也含有大量天然殺菌消炎物質,上呼吸道感染產多一點鼻涕是身 體要自我療癒,長期流鼻涕就是說明身體一點不夠力,就好像讀書已經盡了力還是不及格一樣。正確的療劑可以激活有機體短站 多噴一點鼻涕,發高一點燒,完成了自癒的流程。

相反地,如果 噴鼻涕去吃個止鼻涕藥,致病原就可以長驅直進下呼吸道,深化 了,變更差!這個很常見的,感冒壓抑了變鼻敏感,鼻敏感壓抑 了變哮喘,這是太洋的親身體驗。

這個問題太洋也思考了十年以上 的, 篇幅有限在這裡也不宜多作說明. 有興趣多了解一點請閱讀 『淺談順勢療法』

總括而言,古典順勢法是有效而且流行全球的輔助醫療系統,全世界多個國家都受法例規管,但其作用原理迄今 2019 年仍然是備受爭議的話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