迄今2019年为止,跟中医一点类似的,就是科学学术界普遍未有既定共识去解释顺势疗法的作用及疗效. 现时太洋最满意的理论是希腊大师菲福卡斯(Vithoulkas)所提出的.

顺势疗法疗剂经过特别 的加能程序保留了原物质的能量,保留了某种「生物活性」;所以顺势疗法也会被称为「能量医学」(energy medicine) , 概念是每个有机体都在一个特定的频率震动,最相似疗剂可以与这个 频率共振,令有机体能量提高一点。

「症状」是免疫系统经过数以万年进化用来对抗疾病的最佳策略,症状不是 「病」,是 「病」 引发症状 。正确的疗剂给该有机体多一点能量,顺着免疫系统最佳,最自然策略的路线图令病气快一点离开身体.

比如说, 流鼻涕,鼻涕不好看但却是一个宝贝,鼻涕黏稠可以困住致病原, 也含有大量天然杀菌消炎物质,上呼吸道感染产多一点鼻涕是身 体要自我疗愈,长期流鼻涕就是说明身体一点不够力,就好像读书已经尽了力还是不及格一样。正确的疗剂可以激活有机体短站 多喷一点鼻涕,发高一点烧,完成了自愈的流程。

相反地,如果 喷鼻涕去吃个止鼻涕药,致病原就可以长驱直进下呼吸道,深化 了,变更差!这个很常见的,感冒压抑了变鼻敏感,鼻敏感压抑 了变哮喘,这是太洋的亲身体验。

这个问题太洋也思考了十年以上 的, 篇幅有限在这里也不宜多作说明. 有兴趣多了解一点请阅读 『浅谈顺势疗法』.

总括而言,古典顺势法是有效而且流行全球的辅助医疗系统,全世界多个国家都受法例规管,但其作用原理迄今 2019 年仍然是备受争议的话题。